首页 > 中国同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关系
巴西中国问题专家高文勇的2017:推动中巴双边关系发展
国际在线
2017/12/28

  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可谓是大事不断,从“一带一路 ”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到“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直至10月胜利闭幕的中共十九大,众多盛会都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就在这一年,巴西总统特梅尔访问中国,在厦门参加了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期间中巴领导人的会晤也翻开了中巴关系崭新的一页。在有关中巴交往的不少大事中,经常能看到一位有着地道中国名字的巴西人的身影,他就是高文勇——巴西知名智库瓦加斯基金会的中国问题专家。他的2017年,几乎都在为中巴双边关系的发展而奔走。 “这一年我的确挺忙的,上周末我才从上海回来。受上海大学的邀请,我在那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讲学。这之前还去了广州,郑州,参加了一系列的研讨会,既有讨论习主席所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的,也有探讨如何加强跨文明对话,这已经是我今年第四次去中国了。” 作为中国问题专家的高文勇现在基本可以被看做半个“中国人”,筷子对他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他不仅懂得“淘宝”,会骑“共享单车 ”,还知道在移动支付十分普及的中国可以“出门不用带钱包”。最近,他更是追起了中国电视剧,而且是中文原版。 高文勇在中国有多年的工作生活经历,丰富的经历让他无论是对中国,还是对中巴关系都有着独到的见解。但其实,他最早研究的方向是国际法。高文勇表示,他开始关注中国是因为在他所研究领域中,几乎所有的巴西学者都师法欧美,他想要改变这一现状,而近年来迅速崛起的中国无疑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他说:“为什么是中国?中国自2009年以来一直是巴西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是巴西最大的投资国,我想这些已经很能够说明问题了。更重要的是,现在的巴西人对于中国的了解太少了。巴西缺乏对中国深入地、系统性的研究,我觉得需要有人来做这样的事。” 高文勇就金砖厦门峰会接受记者采访 为了更好的研究中国,高文勇教授在2014年申请了复旦大学金砖研究中心访问学者的席位。在中国工作学习近三年,让他对这个遥远的东方国度有了全新的认识:“中国很大,这里有世界上最发达和最不发达的地区,这里生活着世界上最新潮和最保守的一群人。中国每天都在发生着变化,中国的电商,中国的移动支付,中国的共享经济的发展令人惊叹。与此同时,几千年前的传统文化的影响也依然存在,孔夫子的哲学仍深刻影响着这里的人们。” 在高文勇教授的眼里,中国日新月异的变化其实并不为大部分西方人所知晓,他们还是会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待中国。他们想象中的中国人都有着细长条且永远睁不开的眼睛,就如同迪斯尼卡通里的“花木兰”一般。高文勇想要在巴西改变这一现状,偶然的机会他结识了《今日中国》的负责人,双方就出版《今日中国》葡文版达成了共识。他说:“创办《今日中国》葡文版是想让关心中国的人能多一个全面了解中国的渠道。在巴西现在有人民日报,有新华社,有中央电视台,有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他们做了很多的工作,但我认为还是不够。巴西人还是更多的受西方媒体的影响,他们报道中国的内容依旧很少,而且也是以消极负面的居多,即便不是负面消息,也都通常带有固有的‘猎奇’心态,数千年过去了,他们仍在用一种“马可波罗式”的方法去说中国。” 《今日中国》葡文版创刊至今已有三年的时间,目前每月的发型量在10000册左右。在巴西大街小巷的报刊亭上时常能看到《今日中国》在售卖。作为执行主编的高文勇希望《今日中国》葡文版成为增进中巴两国人民相互了解的重要渠道:“我们的杂志大概70%的内容是从巴西人的角度出发去选取一些《今日中国》其他语种的内容进行编译,介绍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剩下的内容我们会请一些巴西的专栏作家用巴西人比较能接受的语言,写一些他们对中国,对中巴两国关系的看法。还会在杂志里放一些两国经贸往来、文化交流等的情况。我希望杂志不仅向巴西介绍中国,也能成为中国了解巴西的重要渠道,现在我们还办了网站,希望能进一步拓宽巴西人乃至所有葡语国家的人了解中国的渠道。” 高文勇就在巴投资相关政策法律法规向中资企业进行宣讲 多年从事中巴问题的研究,让高文勇结识了不少中国朋友。过去的一年,中巴两国间互动频繁,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巴西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周志伟因为工作关系和高文勇打过不少交道,他认为高文勇教授强化了巴西对于中国专门的研究,也推动了巴西国内对于中国的讨论:“他在访学期间,巩固了和中国的智库以及高校的联系。在瓦加斯基金会的法学院成立了中国研究中心,推动了瓦加斯基金会对中国的关注。他负责《今日中国》葡文版,这是巴西唯一一本介绍中国国情的杂志。他推动了中国学术界对于巴西和拉丁美洲的一些客观的认识,通过他把中国和拉丁美洲学术网络扩大了。” 作为复旦大学金砖国家研究中心第一位常驻的外国专家,高文勇教授所做的工作给中心主任沈逸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认为高文勇教授是一个很“活跃”的人,不同于一般的学者,他除了搞学术研究,还积极参与推动中巴两国间的务实合作。沈逸认为,现在的高文勇教授从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了推动中巴学术关系和学术交流的领军人物:“他能够快速迅捷的对中巴关系的最新进展进行政策评论,同时用巴西人,而且是巴西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阶层所能接受的语言向他们宣介中巴关系,这对于中巴关系的长远发展来说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 高文勇教授忙碌的2017年接近尾声,在即将到来的2018年,他的日程依旧满满当当。除了继续自己在瓦加斯基金会和《今日中国》的工作,他还打算出版自己第一本关于中国的著作,书名暂定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对于未来,他希望能再去中国待上一到两年,他想看看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的时候的中国会是什么样子。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