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同拉共体关系
拉美站在“破而未立”的关口 多国左翼政府纷纷失势
文汇报
2017/01/06

  在拉美风起潮涌十余年的左倾大潮于2016年走入低谷。阿根廷、秘鲁、巴西等原本左翼政党执政的国家相继“右转”。委内瑞拉、厄瓜多尔、尼加拉瓜等国的左翼政府虽然还在坚守,但在内外压力下已有力不从心之感。

  美国总统奥巴马2016年3月对古巴展开历史性访问。八个月后,一代伟人菲德尔·卡斯特罗撒手人寰,勾起了古巴国内外几代人的回忆与伤感,却也为古巴腾出了更大的改革空间。

  虽然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抛出任何拉美政策,但他浑身的白人优越感和“美国优先”理念使得拉美左右两派政治家都对他心存不满,同时担心他上台后拉美的日子可能不会好过。

  多国左翼政府纷纷失势

  南美洲国家中,经济体量和地区影响力最大的两个国家是巴西和阿根廷,这两个国家都在2015至2016年间从左转右。

  巴西史上第一位女总统罗塞夫是威望极高的前总统卢拉钦定的接班人,一定程度上继承了卢拉的高民意支持率。但巴西近年来因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降和国内经济结构不合理等原因,出现了经济倒退,加上国内的一些腐败案疑似与卢拉和罗塞夫有关,民众“倒罗”呼声日渐高涨。

  针对罗塞夫的弹劾案2015年12月被正式提交到了巴西众议院。2016年4月,众议院批准弹劾案,并将该案移交参议院。8月31日,巴西参议院以61票赞成、20票反对的结果正式弹劾了罗塞夫,副总统特梅尔接替总统一职。特梅尔来自中右翼政党巴西民主运动党,该政党原本与罗塞夫代表的劳工党结为政党联盟,但在2016年3月,审时度势的民主运动党决定退出联盟,支持弹劾罗塞夫。

  为期近9个月的弹劾与反弹劾角力,精彩程度不亚于“宫斗剧”。2016年3月中旬,身陷腐败案调查的卢拉接受罗塞夫任命,出任总统府民事办公室主任。在消息传出后的数小时内,罗塞夫打给卢拉的一通电话录音就被媒体披露,罗塞夫在录音里表示,任命卢拉就是为了给他豁免权,保护他免受腐败调查。消息传出,巴西民众走上街头抗议罗塞夫包庇卢拉,卢拉在宣誓就职后不到一小时就被停职,罗塞夫的民意支持率也进一步受到影响。现任总统与前任总统的通话居然可以被录音,并迅速通过媒体加以扩散,巴西政治的混水真不是一般的深。

  与罗塞夫被弹劾而出现非正常政权更替不同,阿根廷的“右转”是通过自然选举实现的。来自右翼政党联盟“变革”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市长马克里在2015年11月经过两轮投票胜出,于次月就职,从而打破了自上世纪八十年代阿根廷军政府统治结束以来左翼政党长期执政的局面。马克里就职一年来,一系列人事任命和政治、经济政策都表明了自己的右翼血统。

  秘鲁2016年4月10日举行了第一轮大选投票,得票第一的前总统阿尔韦托·藤森的长女藤森惠子与得票第二的秘鲁前总理、经济学家库琴斯基进入第二轮投票。在6月5日的第二轮投票中,库琴斯基爆冷以0.24%的极微弱优势赢得大选。库琴斯基和藤森惠子来自不同的右翼政党,所以事实上秘鲁从去年4月起,就已经一只脚跨进了右翼国家的阵营。

  拉美左翼国家曾经的“主心骨”委内瑞拉这一年来日子也不好过。2015年底的议会选举中,反对党联盟历史性地获得了超过三分之二的席位,因而得到了修改法律、发起公投等对委政局走向有重大影响的权力。从此“查韦斯派”掌握的政府和最高法院与反对派掌握的议会之间纷争不断。

  委反对党联盟2016年4月提出公投罢免总统的申请,并提交了启动程序所需的1%选民的签字。但国家选举委员会10月称,反对党联盟提交的签字中有造假,下一步的罢免程序必须中止。反对党联盟立即指责国家选举委员会恶意阻挠罢免公投,马杜罗政府涉嫌“破坏宪法”,并因此要求“政治审判”马杜罗。

  由于国际油价低迷和国内经济政策不当,委内瑞拉经济从2013年底开始就逐渐恶化。委内瑞拉在2016年1月宣布国家进入“经济紧急状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算认为,2016年委通胀率超过500%,经济负增长10%。此外委内瑞拉还存在食品药品短缺、汇率混乱、电力供应不足等问题。

  12月16日,委内瑞拉宣布停止流通市面上面值最大的100玻利瓦尔纸币,改发行500至20000玻利瓦尔的新纸币。委通胀问题的严重可见一斑。

  古巴有望加快经济改革步伐

  2016年3月20日至22日,在全球媒体的高度关注下,美国总统奥巴马对古巴进行了历史性的访问。奥巴马因此成为了88年来第一位访问古巴的美国在任总统,他同时也是美古关系“冰封”半个多世纪以来,历史性推动实现美古关系“破冰”的美国总统。

  为了赢得古巴人民的好感,奥巴马先是在访问前通过白宫网站发布一段时长3分半钟的搞笑视频,视频中奥巴马出演他本人,跟他演对手戏的是古巴著名喜剧演员席尔瓦。在抵达哈瓦那的当天,奥巴马又通过推特账号发布了他抵达古巴的消息,还使用了一句古巴俚语。

  古巴官方对于奥巴马的访问也给予了非常积极的配合。20日当天,在古巴共产党机关报《格拉玛报》网站首页的醒目位置,奥巴马的半身证件照占据了较大空间,背景是古巴国旗,旁边的相关链接分别是“奥巴马在古巴”和“古美外交关系”。这种景象对于长期跟踪古巴形势的人而言,说是恍如隔世一点也不为过。

  2016年11月25日晚10时29分,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逝世,享年90岁。古巴全国举行了为期9天的哀悼活动。卡斯特罗的遗体被火化,骨灰安葬在古巴圣地亚哥的圣伊菲热尼亚公墓。

  卡斯特罗去世后,有拉美媒体以《20世纪最后一位伟人离去》为题发文,高度评价了卡斯特罗的一生。美国白宫11月26日发表了奥巴马对于卡斯特罗逝世的公告,公告称,“历史将记住并评价菲德尔对他身边的人民和世界造成的巨大影响”,“我们向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家庭表达我们的哀悼”。

  有分析认为,伟人卡斯特罗虽然深受古巴人民爱戴,但他一生坚持所谓“正统社会主义”,反对市场经济,事实上成为了古巴深化改革的桎梏。他的逝世为古巴未来走向释放出更大的空间,古巴可望加快经济改革的步伐。

  哥伦比亚和平进程终成正果

  2016年11月30日,哥伦比亚国会通过了哥伦比亚政府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签署的和平协议,这份和平协议是双方两个月来签署的第二份。去年9月26日,双方签署了第一版和平协议,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多个国际组织代表等约2500人出席了签署仪式。第一版和平协议是在古巴和挪威作为担保国、委内瑞拉和智利作为观察国的斡旋下,在联合国的大力支持下,历经4年达成的。协议签署后需全民公投通过才能生效。但在10月2日举行的公投中,该协议爆冷未获通过。尽管如此,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还是因为力主以和平方式解决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对抗,于10月7日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11月24日签署的第二版和平协议兼顾了反对和平协议的政治力量与民众的意见,在总统桑托斯的斡旋下,获得了多个政党的支持因而得以通过。但第一版和平协议公投未通过,说明哥伦比亚52年内战造成的社会分歧非常严重,哥伦比亚政府还需要投入更多的努力和耐心,正视和妥善解决这个问题。

  在2016年的美国大选中,共和党籍总统候选人特朗普胜出,让全世界很多国家忧心忡忡,拉美国家更是如此。拉美政治生态左倾势头在奥巴马任内被遏制,左翼国家联盟事实上已经瓦解。就在形势朝着“门罗主义”方向发展的时候,特朗普“美国优先”的立场又给了一些拉美国家“单相思”的感觉。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的父亲老特鲁多曾将美国与西半球其他国家的关系比喻为“睡在同一张床上的大象与老鼠”。现在的情况是,原来频抛媚眼的“大象”性情突变,傲慢又不按套路出牌,一群“老鼠”真的有些不知所措。今天的拉丁美洲站在“破而未立”的十字街头,下面怎么走,除了需要拉美国家自强、自决,恐怕也要看大国的战略和博弈。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